重生魔帝混都市陈天,白爽爽 名作赏析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7

重生魔帝混都市陈天,白爽爽 名作赏析

《重生魔帝混都市》主角陈天,白爽爽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重生小说,原本是令域外万界闻风丧胆的魔帝,一生所恃甚高,犯下罪孽无数,仙魔二道闻其名皆汗毛倒立,纵霸万界无人能敌……这样一个人,因为在修炼中出了岔子而身死道消!!悄然中,魔帝陈天夺舍重生都市,以一代帝王魔姿,傲立于百花丛中。

精彩章节拿着一沓五千块钱从警局门口走了出来,还有人给他捐了一套衣服。 陈天的嘴边带着邪魅的笑意。

这还真挺不错的。

美女警官目送他离开。 他直接就往家里面走回去了,寻思可以打车,不过他没有。

步伐迈的很快,途中经过一个叫做荷花山公园的地方,瞧了两眼还不错,就走了进去。 不错,当然是因为灵气不错。

上山之后,环境清幽,灵气倒是比他刚刚吸收的那个地方多了很多。

他找了一个幽静的地方盘坐了下来,张口一吸,紫霞入喉,便开始修炼了起来。 大概盘坐了十分钟左右,他的眼睛陡然睁开,整个人猛地朝旁边一闪,几乎与此同时,一粒子弹擦着他的肩膀射了过去,落在地上,竟把土质地面打出一个大坑来。

狙击枪。

他冷眸朝着哪里望了一眼,整个人如同狡兔出笼一般猛地冲前追了上去,狙击手距离他很远,看见他的举动立刻一路跑了起来。

陈天心里思索这些人的来路,但是他以前的历程干净,从未作奸犯科,即便是他的父母,也是正儿八经的商人,绝对不会和有枪的人有什么关系,所以不难断定这袭击他的人肯定和今天的这伙绑匪有关系。

那人把枪背在了一个匣子之后掉头就跑,陈天拿起来地面上的一粒石子,飞射敲打在那人的身上,但似乎没有多大的力道,根本没影响到他,他仍然在迅速的脱离,从莲花山公园的后门出去,一辆金杯面包车接着他走了。 陈天的眼中闪过阴霾,呵呵的笑了两声,喃喃道:敢暗害本尊,这伙人看来也是该到大限了,正好借你们的三魂七魄来锻炼一下本尊的身体。

陈天虽然至此总共吸收了两口灵气,但是这时两个灵气总合,几乎是可以起死回生的力量了。 除了修复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外,他的锻体现在也基本已经完毕,丹田之内,开始流窜一丝丝的灵气了。

对他来说,锻体练气这种境界,根本就不叫境界。

他漠然缓慢的走上道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始跟上了前面那辆金杯面包车。

正在路途当中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陌生号码。 不过他不会看这个,接了起来。 里面传来刚才见过的女警官焦急的声音,道:“陈天,你小心一点,这群绑匪是团伙作案,他们外面还有人。

你最好早点躲进安全的地方,实在不行先来警局,他们现在的计划是要做掉你!”陈天愣了愣,轻轻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不过你不用担心。 ”女警官微微愣了愣,紧接着一本正经道:“陈天同志,你认真一点,我知道你身怀绝技,但是那几个人这次的计划出动了狙击枪,要是进入他们的狙击范围,你根本就来不及反映!”陈天微微一笑,道:“他们已经来过了。

”女警官一顿,陷入了默然,不禁道:“那你……你……你……”陈天呵呵笑了两声,道:“一天之内被这么多人关心的滋味还真是古怪,不过挺好的,既然你这么关心我,那我也送你一件礼物。 VX发来,我给你发个定位,等下你带着你的人,来给这些劫匪收尸吧。 ”陈天的声音很平淡,看不到女警官的脸,他已经挂了电话,旁边的出租车司机忍不住看了看陈天,道:“兄弟,你们这开玩笑还真有意思……”陈天淡淡的笑了笑。

车子停在了郊区一家废弃的旧工厂旁边,陈天在距离哪里很远的时候,就已经让出租车司机停下来,临了也没忘问了个电话。

不然这么远的距离,根本不好打车,他总不能步行回市里吧?飞也不能飞的日子,真难受。 给自己打了个隐身术,他悄声潜入了工厂之中。 他敲打那狙击手的一粒石子上其实带上了他自己的血气,血气追踪,即便是万里的范围,也逃不过陈天的感触。 熟门熟路的摸着来到了那狙击手所在的房间里面,他没着急进去,站在门口,面带冷然淡漠的笑意,盯着眼前的几个劫匪。 “让豹子他们抢银行给我们做掩护,没想到竟然牺牲了。 这个臭小子当真有点邪乎,我一枪过去,不但给躲掉了,还找到了我。 他有一定反狙击的能力,或许是个特种兵!”说话的是那个狙击他的家伙。 旁边一个大汉哼了一声,道:“还不是你能力不够?给豹子他们报仇是一定的,不过目前重要的是把苗老三藏好。

抢银行能抢几个破钱?苗老三在我们手里,五亿十亿还不是我们随便开口要?”“往哪儿转移?”旁边另一个家伙继续道。 “就这儿了,苗家不会把老爷子的生命交给警察那些没用的东西,让他们存十亿在我的瑞士银行账号里,今天晚上的船直接去岛.国,转M国,晚上之前,一定要把那个小子给干掉。

黑子,知道那小子的身份没有?”他问的是一个叼着烟卷的长发略腮胡子青年,正在玩弄电脑,感兴趣的陈天凑过去,发现上面是他的所有信息。 厉害呀!“他祖宗十八代都有了,杀个鸡犬不留!”他冷着眼开口道。 “老六,你下去看看苗老头,别让驴子和二傻给打死了,打死了可就没钱了。

”那个大哥继续开口,旁边一个劫匪闻言立刻点头,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那个老大还准备说什么,陈天的身形忽然便出现在了全场。

蓦然降临让所有人眼中闪过惊讶,然而陈天仅仅是不紧不慢的朝前走了两步,就这两步,那个老大却根本避不开,就像是自己伸过来似得,被陈天扭住了脖子,横是打了两个转,最后头颅连这一层皮在滴血,目光呆滞。 活是不可能活了。

“啊!什么东西!””你是谁?””这小子,就是这个邪门的小子!”全场顿时变得糟乱了起来。 陈天带着冷漠,整个人如若虎扑,一爪穿透了那个狙击小子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