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捷《瑞鹤仙·乡城见月》赏析:绀烟迷雁迹,渐碎鼓零钟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蒋捷《瑞鹤仙·乡城见月》赏析:绀烟迷雁迹,渐碎鼓零钟

  瑞鹤仙·乡城见月  作者:蒋捷  绀烟迷雁迹,渐碎鼓零钟,街喧初息。

风檠背寒壁,放冰蟾,飞到蛛丝帘隙。

琼瑰暗泣,念乡关、霜华似织。

漫将身化鹤归来,忘却旧游端的。   欢极蓬壶蕖浸,花院梨溶,醉连春夕。

柯云罢弈,樱桃在,梦难觅。

劝清光、乍可幽窗相照,休照红楼夜笛。

怕人间换谱《伊》《凉》,素娥未识。

  注释:  ⑴绀:天青色,一种深青带红的颜色。

  ⑵檠:灯架,也指灯,风檠,灯光在风中遥曳不定,故称。

  ⑶冰蟾:传说月中有蟾蜍,故以蟾代指月,明月皎洁晶莹,因称冰蟾。   ⑷琼瑰:指美玉。 《·秦风·渭阳》:琼瑰玉佩。

《左传·成公十七年》:声伯梦涉洹,或与己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

此处形容泪珠晶莹如玉。   ⑸化鹤归来:见王安石《千秋岁引》注。   ⑹蕖:芙蕖,荷花,《诗·郑风·山有扶苏》:隰有何华。 郑玄笺:未开曰菡萏,已发曰芙蕖。

此处指何花灯。

宋代元宵多点红莲灯,见姜夔《鹧鸪天》注。

  ⑺花院梨溶:《寓意》诗:梨花院落溶溶月,杨柳池塘淡淡风。   ⑻柯云罢弈:用烂柯曲故。

《述异记》:信安郡石室中,晋时樵者王质,逢二童子弈棋,与质一物,如枣核食之,不铠,置斧子坐而观。 童子曰:汝斧柯烂矣。

质归乡间,无复时人。

此处指时移世改。

  ⑼樱桃二句:段成式《西阳杂徂》:姑婿裴元裕言群从中有悦邻女者,梦女遗二樱桃,食之,及觉,核堕枕边。 此处指往事如梦,空留记忆。

  ⑽《伊》《凉》:唐曲调名,即伊州、凉州二曲。

王灼《碧允漫志》卷三:唐史及传载称天宝乐曲,皆以边地为名,若凉州、伊州、甘州之类,均为少数民族乐曲,此处借指元人的北方曲调。   译文:  青红色的烟雾凄迷,遮断了飞雁的踪迹。

渐渐听到零碎的鼓声钟鸣余音断续,街市里的喧哗刚刚静息。

风灯背靠着寒冷的墙壁不住摇曵。 冰晶般的明月放射着清光,一丝丝飞入细密的帘帷缝隙。

像声伯暗暗哭泣,泪珠儿凝成了琼玉。 料想我的家乡也定然是月光如织,霜华铺地。

像丁令威随意将自身化为白鹤归来,却已忘却故乡旧游之地究竟在哪里。

  往日的旧游欢乐至极。

恍若蓬壶仙境朵朵红莲倒映水面,梨花盛开的庭院,花月溶溶皎艳,一连几个春宵醉酒狂欢。 像王质梦里观棋直到罢局,醒来斧柄已烂,像裴元裕随从有人梦见邻女吃樱桃,醒来樱桃坠在枕畔,那奇妙的梦境再难寻见。

我劝那清晶的月光,只可与我幽窗相照为伴,不要去夜晚吹笛的红楼映照流连。

只怕人间的笛谱换成了《伊州》《凉州》凄厉的北方旧曲,嫦娥不懂得人事沧桑的相思情怨。   赏析:  本词见月抒怀,将明月设置在各个不同的环境而寄慨。

首次出现,是大雁匿迹,钟鼓声歇,街喧声止之后,用了一个放字,词趣意趣甚佳。

望月必然思归,故有念乡关句,上片结处以身化仙鹤的典故过渡到换头的蓬壶仙境,这是闹景,与前头静景相衬,但烂柯、樱桃又令人戒惧。 下面劝清光二句,先著赞曰:句意警拔,多由于拗峭,然须炼之精纯,殆不失于生硬……妙语独立,各不相假借,正不必举全词,即此数语,可使长留数公天地间(《词洁》)。

歇拍写人间换谱,托意深微,抒发故国山河之痛,悲郁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