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漫漫:染指傲娇老公小说 情感教育的内容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7

婚途漫漫:染指傲娇老公小说 情感教育的内容

主角靳泽焰,苏艺小说《婚途漫漫:染指傲娇老公》是一本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类小说,苏艺是个女医生,活了二十多年,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可她却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直到苏艺意外救了一个总裁——靳泽焰,她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精彩章节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化验结果也出来了。 宋洁拿着装在牛皮纸袋里的化验报告单,气势汹汹的带着一行人朝靳泽焰的病房走去。

但是当宋洁看到站在病房面前的莫风之后,不禁想起了刚刚莫风身上那种暴怒的气压,咳嗽了一声,声音甜美的说道:“莫风先生,化验结果出来了,能让我们进去吗?”莫风面无表情的说道:“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说罢莫风进了病房门,询问性的看了靳泽焰一眼,靳泽焰点了点头,示意莫风把人都放进来。

莫风这才侧过身子让宋洁一行人进来。

老大也真是的,明知道这宋洁就是来找苏艺麻烦的,还要把她放进来,不知道老大心里在想什么.......“靳总裁,这是苏艺医生给你吊的针水的化验报告——”宋洁一边说着,一遍打开了牛皮纸袋,将化验报告放在了靳泽焰手上,继续说道:“靳总裁请过目,报告上写的一清二楚,针水里含有完全不应该用在你身上的泻药成分。

”靳泽焰扫了一眼报告,针水里确实是有泻药。 但是靳泽焰却根本没怀疑过是苏艺。 不为什么,就是一种下意识的选择。

就像口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眼,对于靳泽焰来说,信任苏艺就跟这些选择一眼,如此理所当然,如此坚定。 就连靳泽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是一个极其警惕且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冷面总裁。

他年纪轻轻能走到这个位置,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了。

但是他的那一套,在苏艺面前,他就好像沙子铸成的铠甲一般,而苏艺是风,一吹他便化了随风而去了。

靳泽焰的铠甲里,藏着是他那颗温暖柔软的心。

所以靳泽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肯定有人在取药房里对针水动过了手脚。

而这个人......靳泽焰抬眼看向了宋洁,那眼神宛若刀子一样锐利,刺的本来就做贼心虚的宋洁不敢直视靳泽焰的眼神,慌张的扭过了头去。

该死,这靳总裁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宋洁心里很是慌乱。 难道.....被他发现了?不!不可能!自己在取药房换药的时候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不可能有人发现的!她宋医生去药房取药是很正常的事,不会有任何人怀疑的!想到这里,宋洁冷静了下来,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平静。

靳泽焰随手将化验单丢在一旁,那个足以证明苏艺想要加害他的证据,被他宛若丢垃圾对待。

“好了。 多余的废话我也不想说。

我只说一次,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

好自为之。

”靳泽焰说完,目光从宋洁的身上挪开来了,宋洁顿时感觉到轻松了不少。

副院长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靳总裁,你这是......”“针水的确有泻药,也的确影响到了我的身体。 但是——”靳泽焰顿了顿,继续说:“但是泻药不可能是苏艺医生放的。 真正放泻药的人,在你们这群人之间。 ”说罢,靳泽焰淡淡的瞟了宋洁一眼,其中警告的成分不言而喻了。

宋洁立刻心虚了起来。 不可能啊?他怎么会知道的?自己在取药房里换药的时候明明看过了,都没有人的,不可能被发现的!其实靳泽焰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这药是宋洁放的,但是他能肯定的是绝对不是苏艺放的。 排除了苏艺,那么只剩下两个可能。

是他的仇家前来报复。 但如果真的是他生意上的仇家,那么下的药就不仅仅是泻药那么简单了。

靳泽焰很清楚那伙人的作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是他仇家的可能性很小。

是苏艺的对头。 靳泽焰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家医院里算是超级超级贵宾vip的存在。

如果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主治医生肯定要背锅。 而他的主治医生则是苏艺。

想要看苏艺出糗的,便只剩下宋洁了。

再加上宋洁那来势汹汹心有成竹的样子,仿佛肯定那瓶针水里有泻药一样,更让靳泽焰起了疑心。 “不可能。 靳先生。

副院长的为人处世整个医院都清楚。

而宋医生更是年青一代的医生佼佼者,至于我。

我还从未与你接触过,没有害你的动机。 下药者,不可能是我们之间的人。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过话的陆涵骁终于开口了。

陆涵骁的语气很平淡但是稳重无比,一身白大褂配上他的黑框眼镜,成熟稳重的行事风格以及俊朗的长相,用最近很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禁欲系男神。 让无数护士和女病人为之着迷,其中自然包括小迷糊苏艺。

苏艺听见自己曾经视为男神的陆涵骁这么说,心里顿时一阵难过。

是,副院长德高望重,宋洁是佼佼者,那她呢?她苏艺在陆涵骁心里就是一个会下药加害病人的无良医生么?苏艺是一个什么都藏不住的人。 她的难过立刻写在了宛若洋娃娃一般精致的脸蛋上,看的靳泽焰一阵心疼。 不过......这所谓的陆涵骁是吧,为什么苏艺这个小包子会那么在意他的看法啊?难道说苏艺对这个男人有意思?靳泽焰心里开始猜测。 这个时候的靳泽焰哪还有半分霸道总裁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暗恋时期的小男孩。 对自己在意的女生紧张的很。 这么一想,靳泽焰顿时有些不舒服,对那身材长相都与自己平分秋色的陆涵骁立刻有了几分敌意。

“靳总裁,苏艺是您的主治医生,您的针水都是她亲手从取药房里取回来的,并且亲手给您打上的。

就算您不接受这个事实,您也不可以说是我们下的药啊。 ”副院长连忙对靳泽焰解释,生怕靳泽焰误会了他们。 “是吗。

这个针水,真的是苏艺从取药房里亲手拿出来的吗?”靳泽焰拿过摆在床头柜上的吊针瓶,放在手里把玩着,忽然目光一抬,看向了众人。 语气之中,透露出了丝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