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十章 兽界祷文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3

第一六六十章 兽界祷文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什么?!烈烁荣霍然止步,直愣愣看向秦墨,以为是不是听错了,狐疑地打量着对方。

诚然,对于秦墨的天赋,实力等各方面,烈烁荣是极其佩服,甚至可以说是叹服的,但是,学识、见闻方面,他并不觉得秦墨会比之强多少。 毕竟,学识、见闻都是要依靠时间来积累的,秦墨这方面估计是比不上白仙子、银澄的。

“兄弟,你……”烈烁荣开口,本想说别开玩笑,后来又是欲言又止。

他清楚这年轻天才的性子,从相识以来,似是从未开过玩笑。 这时,四周一众强者也是愕然,瞧着这年轻强者的架势,似是要尝试解答这天书一样的难题。 “呵呵……,解答这种万年难题,可不是依靠卓绝天赋就能解决的,这小子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不是异想天开,是想在白仙子面前展示一下而已,就怕弄巧成拙,反令白仙子不喜。 ”“这种天书般的难题,就算是我宗门师祖前来,恐怕也是束手无策,一个毛头小子也妄想解答?真是……”许多强者讥笑不已,有人更是公然嘲弄,这小子就是想博得白仙子芳心,才想出一下风头,就看等会如何收场,说不定心神受损吐血倒地。 一双双目光冷眼看过来,都是充满了冷讥,等着看秦墨出丑。 “墨兄,你真看出了端倪?”白仙子也是很惊异,她倒不怀疑秦墨,这少年一向沉稳,从来不会说没把握的话。

秦墨点了点头,走到光幕前,注视着这一行古字,脑海中的那股明悟越发清晰。

随即,他微微颔首,看向一旁的尸傀,问道:“前辈,你的这位主人留下的难题,奖励确定是这套臂甲么?”听到这样的询问,那尸傀不禁一愣,点头笑道:“怎么?这套臂甲作为奖励,有何不对么?”“是有很大的不对。

”秦墨目光一动,平静道:“用这套真魔臂甲作为奖励,有些轻了吧?”什么?!有些轻了?!四周,众强者瞪大眼睛,他们是不是听错了,这年轻武者在开玩笑么?那套臂甲的价值如何,在场一众强者都是明眼人,早就弄得一清二楚,就这套秘宝本身而言,就是不逊色【万年冰精圣花】的价值,称得上是准大陆级的神物。 若是考虑到真魔岭的关系,这套臂甲足以成为真魔岭的镇宗之宝,将其宗门中一切神兵都压下去。 因为,有人已是探查到这套臂甲的一些作用,足以将真魔岭功法增幅两个小境界,若是在武主境的巅峰,甚至能依靠此发挥出半步皇主境的战力。

要知道,武主与皇主之间,差距实是太巨大了,这套臂甲竟有此神效,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神物。

以价值而论,这套臂甲甚至堪比【碧阙神轿】对白泽宗门人的重要性,这样的奖励还轻了些?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哼哼……,果然没错,这小子就是想引起白仙子的关注而已。 真是丢脸!”有人冷笑讥讽。

“明明肚子里没货,还与尸傀前辈胡言乱语,小心被一巴掌拍死。 ”也有人目露冷意,希望那尸傀暴怒出手,将这年轻天才弄死。

然而,那尸傀闻言,竟是陷入沉默,沉吟一番点头:“不错。 若能彻底解答这个难题,这套臂甲的奖励确实轻了,这位小友的眼力很不凡。

”什么?奖励还真的轻了!?顿时,在场一众强瞠目,许多人本来还是冷笑连连,此时却是笑容凝结,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具尸傀竟是承认,以这套臂甲作为奖励是轻了,这尸傀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前辈,你们【修罗宝殿】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欺人之嫌?”秦墨如是说道。

“这位小友,你不能这样说。 ”尸傀则是笑着,回应道:“买卖一事,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只要双方意愿达成一致,就没有什么欺人一说。

在【修罗宝殿】交换也是如此,若是解答难题的人,并不觉得奖励轻了,又何来轻了之说?”一众强者脸色青红交加,尸傀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连题目的内容都不知晓,又怎么可能知晓奖励轻了,还是重了呢?旁边,白仙子、银澄也是愕然不已,没想到秦墨真看出一些端倪,他是如何看出来的?此时,尸傀话锋一转,语气低沉道:“这位小友,是真能解答这道题目?还是刻意蒙的?若是后者,劝你现在打住,否则,会引起出题主人的不快。

”话音刚落,一股恐怖的气息降临,令在场众强者为之战栗,这是一种神魂上的威压,无比可怕,如同一头巨龙在俯视世间众生。

修罗界一位恐怖存在的残魂!?一众强者们脸色骤变,随即便是明白,这些墓穴中埋葬的修罗界强者,残魂都未散去,拥有恐怖的力量,操纵着修罗之墙后的一切。

一时间,里殿中一片寂静,众强者们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一些青年强者瞪视秦墨,若是这小子胡言乱语而遭殃,或许会殃及他们。

“蒙的?当然不是蒙的。 ”秦墨看了尸傀一眼,转而望着那道光幕,缓缓道:“这是七大地界兽界的古字,属于兽界象鬃兽族的一种祭体祷文,每一个古字都有着无穷的玄奥。

”“象鬃兽族在兽界,乃是以无比强大的肉身而著名,其祭体祷文说是祷文,实则关乎到这一兽族的绝大秘密。 至于这个问题么……”秦墨看了看光幕,却是突然打住,而是转头看向尸傀:“前辈,不知我说的这些对不对?”轰隆……里殿中,那恐怖的神魂威压轰鸣,卷起一阵狂风,随即消散无踪,柔和纯净的气息席卷,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小友说的一点没错,刚才多有得罪!”那尸傀连躬身,极是尊重。 “那还要继续说下去么?”秦墨平静问道。

尸傀连摆手,连声道:“自是不能在此解答,请小友稍等……”砰!这具尸傀挥手,顿时形成一个场域,将秦墨、烈烁荣一行笼罩其中,难以被外界所见。

周围一众强者傻眼,他们正竖着耳朵聆听,不愿漏过一个字,自是知晓这道题目的答案足以惊世,却是不料尸傀来这一手。 与此同时。

这道场域中,那道光幕的古字消失,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顿时有磅礴如海的气息涌动,那气势惊天动地。 白仙子等色变,毫无疑问,这是出题的修罗界生灵的残魂,想不到仅是残魂的投影,就有如此恐怖的压迫。

“想不到这道题目,竟被古幽大陆的一个人族认出来,小家伙,你真能解答这道题么?”那个声音开口,其音如滚滚巨轮般响彻。 秦墨颔首,道:“象鬃兽族的祷文,我年幼时恰好看过相关的古籍,识得一些。 这个问题的答案,实则就是这些祷文的本身,象鬃兽族的祭体祷文说是祷文,实则是重铸肉身的一种盖世奇功。

这位前辈是想借此,来重铸肉身吧……”轰隆隆……光幕中的身影震动,有隆隆之音传出,使得场域中的威压暴涨数倍,令秦墨等为之窒息,不得不运功抵抗。 “抱歉,本座有些激动了。 小友目光如炬,确是如此。

”那身影平静下来,散去残魂的恐怖威压。 “既然小友道出题目为何,不知能否解答?本座也不是吝啬之辈,只要能解开五成,这套臂甲就是你的了。 ”旁边,烈烁荣双目赤红,身躯乱颤,激动得难以自抑,若是秦墨真能得到这套臂甲,他倾尽所有也要买下来。 这时候,烈烁荣已是不敢想,他仅凭一个承诺,或是师门的承诺,来换取这套臂甲,实是这其中牵涉的东西太惊人,就算是真魔岭之主前来,也不敢说凭一个承诺就来获得这套臂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