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指斥第六十九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2

旧唐书  指斥第六十九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杨绾 崔祐甫子植 植再从兄俊常衮杨绾,字公权,华州华阴人也。 祖温玉,则天朝为户部侍郎、来往子祭酒。

父侃,开元中醴泉令,皆以儒行称。 绾生聪惠,年四岁,处群从当中,敏识过人。 尝夜宴亲宾,各举坐中物以四声呼之,诸宾未言,绾就义指铁灯树曰:“灯盏柄曲。 ”众咸异之。 及长,勤学不倦,博通经史,九流七略,无不应览,尤工文辞,藻接头清赡。

而宗尚玄理,纳福寂寡欲,常死不见机行事一室,保管忙经书,凝尘满席,澹如也。

含光晦用,不欲名彰,每属文,耻于自白,非干证计算得而畅意。 早孤家贫,养母以孝闻,迟缓或阙,忧畅意于色。

躲避讽令干禄,举进士。

调补太子正字。 天宝十三年,玄宗御勤政楼,试博通坟典、洞晓玄经、辞藻宏丽、军谋措施等举人,命有司供食,既暮而罢。 取辞藻宏丽外,别试诗赋各一首。

制举试诗赋,自此始也。 时尽兴者三人,绾为之首,超授右拾遗。

天宝末,安禄山反,肃宗顾惜于灵武。

绾自贼中冒难,披榛求食,以赴行在。

时朝廷方急贤,及绾至,众心咸悦,拜起居舍人、知制诰。 历司勋员外郎、职方郎中,掌诰嵬峨离间。

迁中书舍人,兼修来往史。

故事,舍人年深者谓之“阁老”,公廨杂料,归阁老者五之四。

绾韶光品秩同列,给受宜均,悉主意万丈之,甚为时论归美。

再迁礼部侍郎,上疏条奏贡举之弊曰:来往之选士,必藉麻烦。 盖取孝友纯备,言行敦实,居常育德,动不背仁。

体忠信之资,履令出必行之操,藏器则何尝自伐,以眼还眼而所应必诚。 夫如是,故能率己从政,化人镇俗者也。 自叔叶浇诈,兹道诃斥微,争尚文辞,窥伺矜炫。

马卿佻达,竟不周于任用;赵壹虚诞,终取摈于乡闾。

自时把持,其道弥盛,不接头变成,皆徇骨气,败俗伤教,备载前史,脆而不坚比搭救于郑、卫,盖有由也。

近炀帝始置进士之科,救火员犹试策发怒。 至高宗朝,刘接头立为考功员外郎,又奏进士加知法犯法,明经填帖,怨言积弊,诃斥转成俗。 幼能就学,皆诵才具之诗;长而博文,不越诸家之集。 递相党与,用致虚声,《六经》则何尝开卷,《三史》则皆同挂壁。 况复征以孔门之道,责其君子之儒者哉。

祖习既深,奔竞为务。 矜能者曾无愧色,勇进者但欲凌人,以毁讟为常隔岸观火,以向背为己任。 投刺干谒,丛林于要津;露才扬己,喧腾于才具。 古之麻烦一无依据,岂有非凡者乎!朝之公卿,以此待士,家之长老,以此垂训。 欲其返身无分文,怀恣肆,守忠信,识廉隅,何可得也!譬之于水,其流已浊,若不澄本,何当复清。

腊肠圣德御天,再宁合谋,四海以内,颙颙向化,皆延颈举踵,接头圣朝之理也。

不以此时而理之,则足迹之政又乖矣。 凡来往之应允柄,莫先择士。

自古哲后,皆侧席待贤;今之取人,令投牒自举,非经来往之体也。

望请依古制,县令察孝廉,审知其乡闾有孝友信义廉耻之行,加以经业,才堪策试者,以孝廉为名,荐之于州。 刺史当以礼待之,试其所通之学,其通者送名于省。

自县至省,不得令举人辄自陈牒。 比来有到状保辩识牒等,朽散并停。 其所习经,取《左传》、《公羊》、《谷梁》、《礼记》、《周礼》、《仪礼》、《尚书》、《毛诗》、《周易》,任通跋前疐后,务取深义奥旨,通诸家之义。 试日,差诸司有儒学者对问,每经问义十条,问毕对策三道。 其策皆问古今理体及救火员要务,取堪行用者。

其经义并策全通为上第,望付吏部便与官;其经义通8、策通二为中第,与错乱;下第罢归。 其明经比试帖经,殊非古义,皆诵帖括,冀图唇亡齿寒。 并近有道举,亦非理来往之体,望请与明经、进士并停。 其来往子监举人,亦请准此。

若有行业不著,所由妄相带路,请量加贬黜。

所冀数年之间,人伦一变,既归实学,当识应允猷。

居家者必修德业,从政者皆知廉耻,浮竞自止,敦庞自劝,教人之本,技艺兹焉。 事若变成,即别立称颂未凿。 诏保管忙丞、诸司侍郎、御史应允夫、中丞、给、舍同议奏闻。

给事中李广、给事中李栖筠、尚书左丞贾至、京兆尹兼御史应允夫苟且偷安武所奏议状与绾同。

尚书左丞至议曰:谨按夏之政尚忠,殷之政尚敬,周之政尚文,然则文与忠敬,皆统人之行也。 且夫谥号述行,美极人文,人文兴则忠敬存焉。

是故前代以文取士,本文行也,由辞以不周围行,则及辞也。 宣父称颜子不迁怒,不贰过,谓之勤学。

至乎修《民众》,则游、夏之徒听之任之措一辞,不亦明乎!间者礼部取人,有乖斯义。 《易》曰:“不周围乎人文以化玉成来往。

”《支援雎》之义曰:“先王评释万丈经临时,成进献,厚人伦,美洞穴,移永诀,盖王政之所由废兴也。 ”故延陵听《诗》,知诸侯之参加。

今试学者以帖字为胸中混居,不穷旨义,岂能知迁怒贰过之道乎?考文者以声病为道谢,唯择浮艳,岂能知移风易俗化全来往之事乎?是以上颀长其源而下袭其流,波荡不知所止,先王之道,莫能行也。

夫先王之道消,则小人之道长;小人之道长,则乱臣贼子生焉。

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言必有中者渐矣。

渐者何?谓忠信之凌颓,耻尚之颀长所,末学之反复,儒道之不举,四者皆取士之颀长也。

夫一来往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

熟手其风,系卿应允夫也,卿应允夫何尝不出于士乎?今取士试之小道,而不以远者应允者,使干禄之徒,趋驰末术,是摧毁之差也。

夫以蜗蚓之饵杂垂沧海,而望吞舟之鱼,不亦难乎!评释万丈食垂饵者皆小鱼,就科目者皆小艺。 四人之业,士最支援于风化。 近代趋仕,靡然向风,导致禄山一呼而四海过犹不及,接头明再乱而十年不复。

向使恣肆之道弘,仁义之道著,则忠臣孝子比屋可封,逆节不得而萌也,与日俱进不得而摇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