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描写萤火虫的古诗词:流荧纷飞,谁又想着谁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10

关于描写萤火虫的古诗词:流荧纷飞,谁又想着谁

萤火虫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传说是腐草所化,也有人说是死后的灵魂化成,因此从一诞生就带上了浓浓的悲悯意味。 流萤飞舞,美丽之余,总是有一丝孤寂和悲凉。 于是被中国的文人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写在里,而萤火虫的形象,也就进入了这十首词,让后人传唱不休。

《拟咏怀诗·十八》【南北朝】庾信寻思万户侯,中夜忽然愁。 琴声遍屋里,书卷满床头。 虽言梦蝴蝶,定自非庄周。 残月如初月,新秋似旧秋。

露泣连珠下,萤飘碎火流。

乐天乃知命,何时能不忧。

鉴赏:庾信的《拟咏怀诗》是模拟阮籍《咏怀诗》所作,寄予了相似的身世之感。 自己当年出入宫禁,本想为梁朝建功立业,但自从出使被留之后,功业无成。

曾幻想这不过是庄生一梦,可惜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年复一年,忧愁不已,泪落连珠。

初秋的残萤正像风烛残年的自己,纵然文名日重,故国却再也回不去了。 追述乱离、感叹身世、羁留北地、怀念故乡,情感悲壮苍凉。 《咏萤火》【唐代】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

若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

鉴赏:该句写萤火,却未见萤字。 一、二两句以务实的笔法赞美萤火虫,突出萤火虫的整体视觉形象:既是雨打不灭的灯,又是风一吹就更加鲜明的光亮。

三、四两句展开想象,以务虚的笔法为萤火虫定位:如此不怕风吹雨打的萤火,它的走向,假若不是上天去,也一定是月亮旁边的一颗星!想象奇特,引人遐思。

虽然只是一首简单的咏物绝句,却能看出李白的非凡功力,诗仙名不虚传。

《秋宵月下有怀》【唐代】秋空明月悬,光彩露沾湿。 惊鹊栖未定,飞萤卷帘入。

庭槐寒影疏,邻杵夜声急。 佳期旷何许!望望空伫立。

鉴赏:通读整篇,发现并无任何用词新奇之处,但妙就妙在这意境的成功营造。 诗人以流水般流畅的文笔,以明月惊鹊飞萤寒影等一组意象画出了一幅别样的孤清月夜图。

徜徉其中,能清楚地看见他的思痕,触摸到他跳跃的文思,听到他的叹息。

它既没有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狂放豪迈,也没有一杯未尽银阙涌,乱云脱坏如崩涛的威慑,它更以它的独特的意境,清冷的情思为后人所慨叹。 《长恨歌》(节选)【唐代】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鉴赏:战乱初定,玄宗回宫,大好河山在叛军蹂躏之下一片衰败。

当年金碧辉煌的大明宫,现在秋草丛生,落红满阶。

腐草化萤,若非杂草丛生,何来夕殿萤飞?物非人非,才更添伤感和思念。 白天睹物伤情,夜晚孤灯挑尽不成眠,日思夜想都不能了却缠绵悱恻的相思,寄希望于梦境,一生一死分别了多少月,可魂魄不曾来入梦。

长恨之恨,动人心魄。

《隋宫》【唐代】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无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扫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扬有幕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鉴赏:李商隐不止有《无题》的深情款款,也不只有《锦瑟》的凄冷幽微,也有这首《隋宫》的忧国忧民。 此诗取材于前朝亡国故实,借以讽喻当今时局,原本是常见的套路,但却用虚实相生的手法取得了既整饬工严又流动活泼的艺术效果。 以实词撑住全诗,以虚词斡旋其间,尤其是中间两联,句法摇曳多姿,言外有无限感叹,无限警醒,堪称咏史怀史的极致。

《秋夕》【唐代】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月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鉴赏:这首诗写失意宫女孤独的生活和凄凉的心境。 前两句已经描绘出一幅深宫生活的图景,第二句看似随意,却有三重深意。 腐草化萤,深宫中竟有萤火虫飞动,可见凄凉;罗扇本是夏天所用,到了秋天,就跟这位宫女一样被遗弃;而孤独的宫女只能罗扇扑萤聊以取乐,她用小扇扑打着流萤,一下一下,似乎想驱赶包围着她的孤冷与索寞。 看见牛郎织女星的爱情传说,想到自己的孤独处境,满怀伤感心事,都在这举首仰望之中了。

《早秋》【唐代】许浑遥夜泛清瑟,西风生翠萝。 残萤栖玉露,早雁拂金河。

高树晓还密,远山晴更多。 淮南一叶下,自觉洞庭波。

鉴赏:此诗描绘初秋景色。

前四句写早秋的夜景,五、六两句写早秋的昼景,落笔细致而层次井然。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最后两句运用《淮南子》与《楚辞》典故,浑然一体,神气十足,又将身世感叹暗寓于其中。 无一字脱离早秋的题目,处处落在早字,俯察、仰视、近看、远望,从高低远近来描绘早秋景物,真是神清气足,悠然不尽。 盛唐余韵,一点不错。 《自兴国往筠宿石田驿南二十五里野人舍》【宋代】溪上青山三百叠,快马轻衫来一抹。 倚山修竹有人家,横道清泉知我渴。 芒鞋竹杖自轻软,蒲荐松床亦香滑。

夜深风露满中庭,惟见孤萤自开阖。 鉴赏:苏轼的精神风貌是中国传统文人的典范,他做不到范仲淹所说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超然境界,但也如此,才有一个真实可亲的东坡老人。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苏轼可谓大仁大智,所以能娱情山水,自得其乐。

本诗只是一首简单的写景咏物诗,但也就是这样放松的心境才能真正展现作者的追求和才情。

以孤萤自况,虽然有前面快马青衫一抹而过的快意,却也还带了一丝孤寂。

苏轼毕竟还是个传统的儒人。 《悼亡三首之二》【宋代】梅尧臣每出身如梦,逢人强意多。

归来仍寂寞,欲语向谁何。

窗冷孤萤入,宵长一雁过。

世间无最苦,精爽此销磨。 鉴赏:情是抽象的,必须因事因景才能写出;至于写得尽意,则尤其难得。

心系亡妻,每日浑浑噩噩如同在梦中,出门时有人谈论,还可稍解悲戚;归来时则孤寂之感更甚。

人在出门时有所见闻,回来总想向亲人讲讲,可是人亡室空,无人可以倾诉。

一出一归写出了最难写的情意。

窗中飞入孤萤、天空一声雁叫皆能察觉得到,正因为思念妻子,长夜难眠。 言外含有不尽的思念。 语近夸张,但非此写不出镂心刻骨之痛。

《沁园春·辽鹤重来》【宋代】刘克庄辽鹤重来,不见繁华,只见凋残。 甚都无人诵,何郎诗句,也无人报,书记平安。

闾里俱非,江山略是,纵有高楼莫倚栏。

沉吟处,但萤飞草际,雁起芦间。

不辞露宿风餐。 怕万里归来双鬓斑。

算这边赢得,黑貂裘敝,那边输了,翡翠衾寒。

檄草流传,吟笺倚阁,开到琼花亦懒看。 君记取,向中州差乐,塞地无欢。 鉴赏:辽鹤是思乡的代名词。 故园如梦,但归乡物是人非才更添哀愁。 闾里俱非,荒草成堆,只有流萤飞舞,鸿雁南飞,一片孤寂荒凉,也一片伤感。 但就算如此,也想风餐露宿归家,只怕鬓角霜染,儿童不识,就算轻裘肥马,莺歌燕舞,琼花烂漫也不如家乡的流萤孤雁,到底有多深的感情才会这样坚定决绝?后人无从揣度,可能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他知道,外面的风光再好,也不如故乡家长里短,或许这也是天下游子的共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