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0

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有一种爱,是两棵树的守望  那年,李君和方芸在北方一所重点大学里读书,他们是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他写一首好诗,她画一手好画,人们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

李君来自江南小镇,方芸是地道的北京女孩,她们初见,就如宝玉初见黛玉;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相恋四年,毕业的时候,方芸把李君带回家。 母亲问他的家世,李俊一五一十说了。

方芸惊觉自己的母亲变了脸色,然后拂袖而去,下了逐客令.怎么了?方芸忐忑地问母亲。 母亲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搞武斗,是李君的父亲把她父亲搞死的,那时,方芸还小。

母亲说;你能嫁给他吗你嫁给他,我宁可撞死。 李君不相信,回到南方小城,疯了似的去问父亲。 父亲沉默很久才说;文化大革命那阵太乱了,有些事,说不清......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刹那间江河逆流,一对相恋的人,因为上一辈人的恩怨就要画上句号。   怎肯心甘?方芸跪在母亲面前,求母亲放爱一条生路。 母亲说;除非我死,否则永远不可能。

母亲为她守了20多年寡,她如何舍得这如血亲情方芸绝望了,哭着对李君说分手;除了你,我一辈子不嫁。

我等你,哪怕,从青丝,到白头。

李君泪流满面地抱着她;除了你,我谁也不娶,哪怕等到来世。

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那是爱情誓言。 他们相约,一辈子不分开,永远为对方坚守爱情。

  毕业五年后,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根本不理父母相逼;有人提亲,他们都一一拒绝,他们心中的恋人只是对方。 后来,他们偷偷约会,背着双方父母,因为,空间怎么会隔断彼此间的爱情啊!这五年,方芸在北方,李君在南方。 每隔两个月,她就会坐火车去找他,从北京坐到那个小城,有时只买一张硬座,只为省下点钱为他买些补品。

他太瘦了,她看着心疼。 这一奔波,就是五年。

五年,从北京到小城,有着方芸一路的爱和欢喜,她背着母亲做这一切,只说是出差,其实,不过是看一眼远在南方的恋人。   28岁那年,李君来找她了;我们私奔,或者,一起殉情吧!原来,他家里出了事,母亲去世了,他是独子,父亲给他跪下说;儿子,你结婚吧,我求求你,咱家的香火不能断了呀!为了让他结婚,父亲长跪不起!李君坐了十几小时的火车来找她,想和她一起私奔。 方芸沉默了。

这份爱情,代价太大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爱情伤了他父亲的心,这样的固执虽然忠贞,但多么自私呀!不!方芸说,我不和你私奔,你没那个自由!我也不和你殉情,你必须照顾风烛残年的老父亲。

去吧,找个好姑娘结婚吧,我不怪你。 因为,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李君抱住她,放声痛哭,似杜鹃的啼血呜咽。

他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姑娘是这样的大度,为了他一家人的幸福,居然对爱放了手。

他劝她;你也结婚吧,别等我了,来生吧,来生,我一定娶你。   方芸摇摇头;此一生,再难与他人相逢相知。 我就当棵守望的木棉,站在风中,等你!  最后一面,李君送给方芸一枚双玉蝉,珍贵的祖母绿,是他家的传世珍宝。 两只蝉,并肩而立,那样痴情地看着对方。

李君说;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等你老了,不能动了,就把它卖掉,它,可以养着你!看到它,就是看到我了。

方芸扑入他的怀中恸哭,这个男人,连她的老年都想到了,怕她一个人过不下去,把传世珍宝给了她。 这一生,爱一场,值了!方芸送给李君的礼物是一幅画,那是她画得最好的一幅画两棵木棉树,开满了花萼,一朵又一朵。

她深情地说;那是我的盼望,盼望来生,我是其中一朵,而你把我摘下。

  结婚那天,李君把画挂在新房里,泪流满面。 那两棵木棉树,一颗是他,一颗是她呀。

她没有离开,在他的心里,在他的灵魂里。

两个相爱的人相约永不再见,永不再联系。 是因为,善良的方芸想让他把一颗心扑在家里.  之后20年,他们再无任何联系,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从此,真正的天各一方。

这20年,方芸做生意,成了北方著名的画商,她在北京开了一家特别大的画廊,而且长期去国外买画卖画。 不过,她还是一个人,虽然有很多追求的男子,可她总是微笑着摇头。

此时,方芸的母亲早已经过世,弥留时拉着她的手说;孩子,妈对不起你,耽误了你的一生。 你去找他吧。 方芸哭了,这话,晚了20年,他已有妻有子,她还能去找他吗?  20年后,方芸已经是快50岁的人了,头发里有了银丝,额头上有了皱纹,她不再年轻,可是,她的心还是20多岁的样子,她的心里,还是他,全是他。

那天,接到电话时,方芸正在去俄罗斯谈生意的火车上,是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 我是李君的妻子。 女人说,他不行了,一直呼喊你的名字。

我知道你,因为,他常常在梦中喊你的名字。

刹那间,方芸崩溃了,浑身哆嗦着中途下车,然后赶往飞机场,她必须去见他,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要去见他。

春闺梦里相思又相思的人,你要等等我啊!看到对方的刹那,他们都呆了: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啊!在医院白被子里的李君骨瘦如柴,面目早就全非他得肝癌,晚期,如果不是等待她来,早就魂去他乡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谁让你变成这样的......?方芸扑过去,满是委屈,你说过要活到80岁,你说过你必须是我近旁的那棵树!李君已经说不出话,只微微伸出手,想摸一下她的脸。

她把脸埋在他的手心里,那手心里,有了一捧一捧的泪他的妻子,女儿站在旁边,泪如雨下。

  几小时后,李君离世。

方芸心痛如死,去布置他的葬礼。

他的寿衣,是她给他亲自穿上的。 为他穿那件贴身衬衣时,她呆住了。 他的胸口上有刺青,是一朵莲花,清秀无敌。 她泪如雨下,她的名字原本是青莲。 青莲,那是一朵刺青的莲花呀。 而她的刺青在心里,他的人,他的名字,他的容貌,全在她的心里,也是一道道刺青,一生无法抹掉.  葬礼之后,去李君的家,方芸才知道,他过得那样清贫,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仍家徒四壁,妻子下了岗,女儿上大学没钱,而他如果有钱,也不至于把病拖到这时候。 他明明知道她有钱啊,她的消息在网上有多少啊,好多拍卖会都有她的身影,她一出手就是几千万啊,可是他居然没有张过口。

这才是他呀!只是一棵朴素的树,远远地望着她,决不纠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