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莽“查遍字典依然心虚”的大翻译家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0

高莽“查遍字典依然心虚”的大翻译家

▲1995年摄于高莽先生北京昌运宫寓所秦颖摄110月6日晚10时30分,翻译家高莽在北京去世,享年91岁。

高莽1926年生于哈尔滨,是我国俄语翻译界的泰斗。

1947年,高莽翻译了根据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改编的剧本《保尔·柯察金》。 2013年11月,他凭借译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安魂曲》,荣获“俄罗斯-新世纪”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 年近九旬时又因为翻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一书而进一步为公众所熟知。 从事翻译、绘画、编辑工作几十年,高莽曾以乌兰汗等笔名发表译作,笔名多达数十个,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宋毓楠。 1949年,最早译介普希金与高尔基的翻译家戈宝权去苏联出差,途经哈尔滨,顺便买了几份报纸,发现上面刊有9位当地学者翻译的有关苏联文艺问题的文章。 他于是把这9个译者名字抄下来,向当地文艺界领导提出要和他们交流座谈。 结果等了半天,只来了一个高莽,原来邀请名单上列的全都是高莽的笔名。 高莽曾任《世界文学》杂志主编及编审,著有《久违了,莫斯科!》《枯立木》《圣山行》与《俄罗斯美术随笔》等随笔集,而他画笔之下的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人的肖像也曾多次在俄罗斯展出,并为外国文学馆或纪念馆收藏。

同为俄语译翻译家的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刘文飞表示,高莽能够做到文字和绘画互补、翻译和创作兼顾、翻译与编辑并重,的确称得上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

2高莽翻译的第一篇作品是屠格涅夫的散文诗《曾是多么美多么鲜的一些玫瑰……》,那年他只有17岁,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译文刊登在报上,他高兴地跳了起来,手甚至触到了低矮的天花板。

不过,在他看来,自己真正开始翻译是1948年译的剧本《保尔·柯察金》。 高莽的翻译生命期长达70年,非常罕见。

2013年11月,他更凭借译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安魂曲》,荣获“俄罗斯-新世纪”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 年近九旬时,又因为翻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一书而更为公众所熟知。

尽管声名远播,高莽却曾经一度不敢翻译了,总觉得吃不透原文的精神。

80岁以后搞翻译,高莽的疑惑依旧不断,他说翻译诗中的用词、联想、比喻都很古怪,查遍了各种字典依然感到心虚。 “他是个多才多艺的翻译家,这一点实在太难得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翻译家林一安今年已是82岁高龄,他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自己曾主编了一套《拉丁美洲文学丛书》,书中所有作家插图都是请高莽画的。 因为当年很多拉美大作家还健在,所以高莽一般会画两张,一张送作家本人,一张请作家亲笔签名、题词,随后再带回来。

比如,阿根廷现代文学先驱萨瓦托见到高莽为他画的肖像画时发出了惊呼:“画得太好了,太传神了。 ”3高莽早年笔耕不辍,成名之后依然“见缝插针,一点儿时间也不愿浪费”(高莽女儿语)。 在一个文学活动的开幕式上,主持人舒乙逐一介绍嘉宾,介绍到高莽时怎么也找不着他了,最后扬着脖子才看见他正躲在人群外画画。 主持人说:“他在那儿画速写呢!”观众席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和笑声。

画家丁聪曾经回忆,高莽一来他家,除了聊天,就是翻阅书架上的画册。

有一次高莽来做客,丁聪在厨房忙活,半天没听见动静。

原来,高莽跑到了书房里正捧读一本《陀思妥耶夫斯基传》,还掏出来一个笔记本说:“我得抄一句话。

”2015年,高莽记忆衰退,甚至已无法记清自家住址,但一开始绘画、翻译及写作仍格外投入。 因为翻译《锌皮娃娃兵》,他再次进入了公众视野,中文版扉页上的作家漫画像也出自他手。 在《锌皮娃娃兵》的后记中,高莽回忆了他与阿列克谢耶维奇见面的情景:1989年初冬,阿列克谢耶维奇随苏联作家代表团来中国访问。 “阿列克谢耶维奇衣着朴实,发型简单,面颊略带忧思,有一双灰色的眼睛。 她讲话谦虚、稳重,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豪言壮语,每句话出口时,似乎都在她心中掂量过”。 4高莽走了,没有留下未完成的译稿、未完成的作品,他手头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对于翻译、对于文学、对于画画,高莽全身心地热爱。 家人透露,临终前几天,他还提到了阿赫玛托娃、普希金。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高莽曾经表达过对翻译界现状的担忧。

他认为过去翻译的水平高,报酬也高,可是现在“商业头脑太强了……翻译得不认真,可是认真了又赶不上商业的需求……这里面真是有好多矛盾”。

去世前一年,高莽形容自己全身是病,头脑昏昏沉沉,思维不能集中,走路晃晃悠悠,视力衰退,双耳失聪。

可是,他在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作者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画像时,突然觉得腰不痛了,浑身充满了活力和干劲。

于是他写道:“奥斯特洛夫斯基只活了32岁,其身残志不残、顽强拼搏的一生仍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我仿佛明白了:人是否衰老,是否死亡,不完全取决于年龄,更重要的还取决于他的事业、他的精神。

”(综合北京日报、北京晨报等报道)来源:金羊网2017-10-15责任编辑: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