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再外,心系老家,历次归家记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漂泊再外,心系老家,历次归家记

  我们村的名字取于一棵大柳树,州河的河堤上原本有一棵三百年的大柳树,位于郭家河街西地的州河堤上长有一棵百年参天大柳树,由于大树堤下是一户姓林的人家种的滩田,人们叫那棵树为林家大柳树。

1954年的秋天,沔阳淹大水退后不久,郭河乡林柳村外出的灾民转移回家开展生产自救重建家园,群众的生活靠国家救济,由村干部按月到乡政府领取按数发给群众,政府的救济是微补群众自给不足的部分。

一天,村干部到乡政府反映群众生活困难,要求增加群众的生活救济款,当时乡政府的一位乡长说:“你们村还有那样大的一棵树都还没有处理,救济款要先解决最困难村的暂没自救能力的群众。 那位乡长指的“那样大的一棵树”就是远近闻名的林家大柳树,林家大柳树长在林柳村林家台州河堤面上,林柳村也因林家大柳树而得名。

大树主杆粗对径6尺余,四个成年人牵手合围不下;树高4丈余,顶蓬枝叶遮盖一分多田的范围,树干6尺高处两根大桶粗的横枝伸出堤外深水潭两丈多远,宛如人们做体操双臂平伸的姿态。

相传这棵大树原先生长在州河滩上,人们筑堤拦水时,将树干筑在州河堤中,后来的人以为是堤上长的一棵树,树距1954年砍伐时有近300年的历史,堪称百年参天大古树。

  这棵神奇的大柳树还有一段很神奇的传说。

由于大树长在堤面正中,拦住了行人去路,后来过往行人只好在树干旁的堤坡走出了一条路,由于年长月久,树旁堤边的路走成了马鞍翘,路的上方两根横枝如同两根横梁架在上面,由于只有五尺多高,个头高的人路过要碰头,只有低头才能过去,那时有文官到此下轿,武官到此下马之说。 抗战时期,日本鬼子开的摩托从张沟运物资到沔城路过此地,被大树的横枝拦住,路面狭窄不好过去,鬼子强迫民众将路挖低、加宽,由于耽误了他们赶到沔城的时间,鬼子队长气急败坏地朝大树的横枝打了两枪,子弹从空隙中飞过既没有断枝,也没有落叶。

那个鬼子队长驾的车还没赶到沔城,在二老坡翻车撞断了腿,后来鬼子路过林家大柳树时再也不敢妄所欲为了,一律先停车,再下车排队向大树朝拜,口里叽哩哇哩地要神树保护他们,作揖磕头后再通过,如同在国内朝拜神社一样,把林家大柳树当做他们的活祖宗。   和咱们吋合并的凤剅也和这棵大柳树相关,林家大柳树古木参天,枝繁叶茂,干粗对径6尺多,高4丈余,树冠覆盖分把田的范围,是百鸟群集和栖息的乐园。 传说,后来人们发现早晨树上有一对与众不同的花鸟,形似野鸡,尾雉毛长,众鸟围着叽叽喳喳地叫,附近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过这样的奇妙景观。 有人惊喜地说那是两只凤凰,众鸟围着它叫是百鸟朝凤!林家大柳树上歇凤凰的事传开了,人们都为风水宝地长大树,大树引得凤凰来而高兴。   别处的一个猎人听到这一消息后,比附近的人更加高兴,想用猎枪把凤凰打下来卖大钱,他头天起早床步行十多里来探视,果然见到两只羽毛艳丽的花鸟,他虽然从来没有看见过凤凰,但他断定那两只美丽的鸟就是凤凰。

第二天早上,他带着猎枪又来到这里,蹊跷的是再也没有看到树上有凤凰,他等了几个时辰也没有看到凤凰飞来。 就唉声叹气无精打采地往回赶,老远看到那两只凤凰从石剅里飞走了,他自言自语地叹息说:“看到的凤凰让它飞走了,真可惜,真可惜!”当地的人知道了这件事,都为那两只凤凰庆幸,将凤凰避难和逃生的那座石剅改为凤凰剅。 凤凰剅的名字几百年来一直沿用至今。 八十年代的时候,两个村合并了,有了个很美丽的名字,凤林村。   正是那位乡长受时代条件的限制和缺乏对文物古迹的保护意识,1954年淹大水,在灾年群众生活困难需要政府救济之时,他把林家大柳树等同其它树木一样,作为可以变卖的财产,当做群众生活的部分来源。 由于他“你们村还有那么大的一棵树没有处理”的那一句话,导致当时村干部忍痛砍伐了那棵树。 后来各级政府重视保护文物古迹,人们对那时盲目砍伐林家大柳树感到痛心和遗憾。

当时锯这棵大柳树时,我的父亲已经九岁了,已经有记忆了,曾几何时,父亲也常在大柳树下乘凉玩耍。

听父亲说,当时为了锯这棵大柳树,村里专门定制了一个一丈多的大锯,锯了三天三夜才锯完,锯大柳树的时候,听说流出来的汁液都是红色的,可惜了。

  林家大柳树有很多神奇的传说。

据说,湖南长沙城内有一户姓林的富裕人家,每天用铜盆洗脸时,看到盛水的铜盆里影现一棵大柳树,这户人家的亲戚看到这一显影后,回想到他驾船装苕(红薯)到沔阳来卖,船行顺州河来郭家河曾看到过林家大柳树,他越想越像,越看盆影越神。 这户人家的主人不相信他铜盆里的显影就是林家大柳树,他带了盘缠,顺做红苕生意,随船来到郭家河看到林家大柳树时,使他惊叹不已,确信无疑地说:“我家铜盆里的树影就是这棵大柳树!”  方圆百里的一些善男善女把林家大柳树视为神树来祭奉,有的来此求神化佛,为家人治病消灾,犹以春节期间的上九日、元宵前后居多,长期有人前来谢神挂红,把大树点辍得如同花树一般。

林家大柳树,冬天没有枯枝,夏天枝繁叶茂,是人们中午歇息、晚上乘凉的好地方。

苍天有眼,狂风炸雷没有劈损它的干枝;乡人有情,从不损坏它的一根树枝、一片树叶。

几百年来,它吸取这里土壤的营养,青枝绿叶傲然挺立在州河大堤上。

  现在,在原大柳树的原址偏东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村里的人们又从新种下了一棵柳树,到现在也成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了,现在村里人把树围了起来,还修了一座柳树庙,可能这个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个柳树庙了,现在逢年过节,善男信女们会烧香祈福,也是另有一番滋味,几次回家处于敬畏没有拍照,今年回去拍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