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回 祸不单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3

第九百三十三回 祸不单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再一看屈彩凤伤处,虽然仍向外丝丝地冒着血,却也不再有开放性的伤口,他心知这一定是剑灵所为,以这青缸剑之力封住了伤口,他点了点头,对着青缸剑说道:“多谢!”便把剑向着地下一掷,想要插在地面。

可这剑如同有了灵性似地,没有插入土中,却是在空中拐了个弯,直向远处躺在地上的李沉香飞去,一直飞到她的身边,才插在了那李沧行盖在她身上的袈裟一角,让这时不时还被风带起,让里面李沉香还有些春光乍现的袈裟,彻底地固定在了地上。 屈彩凤吃力地坐起了半个身子,左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右肩,她突然脸色一变,扭头看向了自己的伤处,发现血居然止住了,这下子又惊又喜,连脸上也恢复了一丝血色,讶道:“这,这怎么可能呢!”李沧行微微一笑:“是那剑中的剑灵,给了我一个面子罢了。 ”他看着远处紧紧地盯着李沉香身上那件袈裟的青缸剑,叹道:“此剑已通灵性,忠心护主,也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屈彩凤不屑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兵刃占了上风吗,若是我手中有你的斩龙刀,也不会,不会给这青缸剑给伤到。 ”她看了一眼在自己身前,已经被打断的两柄镔铁雪花刀,叹了口气:“这双刀跟了我十年,想不到今天竟然毁在了这里,唉。

”她的秀眉一蹙,兵器对于高手来说,无异于性命,这用了十年的兵刃,怎么说也多少是有不少感情的,一朝被毁,屈彩凤心中的苦痛,甚至超过了右肩的伤势。

李沧行抬起屈彩凤的右手,右手捉着她的玉腕。 左手抚起她的香肩,探查起她内外的伤势,屈彩凤这时身子发不出力,半倚在李沧行的胸膛里。

微微地闭着眼睛,脸上却是飞过了两朵红晕,自从当年巫山派灭寨之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再象这样依隈在李沧行的怀里。

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和臂膊的力量了,而那熟悉的,带着一丝硝烟味的男子汉味道,在她嗅来,却是香过了这世上最香的花朵,沁入心脾,沉醉不已,她突然希望时间就能这样停滞,永远这样地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那又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李沧行的眉头紧皱。

屈彩凤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尽管屈彩凤现在心中的所想他完全不知道,但他看着屈彩凤在自己的怀里完全不出声,却以为她又晕了过去,他叹了口气,左手微一用力,只听“喀喇喇”一声,屈彩凤被这一剑击得错了位的肩骨被扳回了原位,痛得屈彩凤“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可是这回她却强忍着泪水。 只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流出来,在自己心爱之人的面前,她更是不想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 李沧行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道:“彩凤,你的右肩骨头折了,伤口也很深,我得带你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才是,我已经点了你的穴道了,现在不会再出血。

只是你的伤口贯痛,得清洗内部的伤处才行,要不然,这条胳膊有可能不保。

”屈彩凤点了点头,轻轻地说道:“那个,那个冷天雄呢?逃了吗?沧行,我,我看到后来你好像和人在交手,到底,到底是什么人?”李沧行点了点头,柔声道:“冷天雄看我出现后,就逃了,你在他的后背砍出了一道长口子,也算是重创了他。 ”屈彩凤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却又摇了摇头:“只可惜,只可惜这回没杀了此贼,留着他还会,还会再祸害天下。

”李沧行微微一笑,抚了抚屈彩凤额前凌乱的头发:“我早晚会为你报仇的,魔教上下,我的仇人只剩下冷天雄一个,取了他的人头,为师父报仇,我此生对魔教也没有遗憾了。 ”屈彩凤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眉头微微一蹙:“那么,那么后来的那个人呢,他究竟是什么来路?沧行,你早早地,早早地潜伏在这小院里,难不成,难不成就是,就是设下了埋伏,要攻击,攻击此人的?”李沧行的表情变得无比地坚毅,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是的,这个人一定就是宗主,此人的剑术之高,我平生从未见过,居然可以原地不退地硬接我十成天狼刀法,我之所以在冷天雄出现后都一直没有现身,就是因为早早地和李姑娘计划好了,就是要以她为饵,诱出那宗主,彩凤,对不起,为了这样,我让你也当了诱饵,没有出来帮你,害你成了这样,这都是我的错。

”屈彩凤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不,沧行,你没错,我,我很清楚,你,你是为了抓到宗主才这样的,其实,其实我也存了和你一样的心思,想要跟着李沉香,追踪到宗主的下落,只是,只是我沉不住气,提前现身罢了。 你做得没错,不用对我说抱歉。 ”李沧行点了点头,他本想开口把刚才自己看到徐林宗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转念一想,现在屈彩凤这个样子,身受重创,连话都说不利落了,此时让她情绪过于激动,大喜大悲,都是不合适的,也许等她伤好之后,找个机会再跟她说明此事,会更好一些。

于是李沧行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给收住了,轻声道:“彩凤,这回没抓到宗主,不过我想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至少这次的行动,我们不是一无所获,走吧,咱们先去找地方治伤再说。 ”他说着,左手搂上了屈彩凤的纤腰,准备把她抱起来,屈彩凤虽是女中豪杰,但给一个男人这样搂抱着,也是双颊羞红一片,浑身发烫,好在此时她的身上尽是鲜血,也不至于给人看出异样。 突然间,几十个高手的气息渐渐地由远而近,杀气四溢,一个冷酷的女声在李沧行的背后响起:“躺在地上的,可是屈彩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