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完全透明” 小特朗普自曝邮件证清白
现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8

想要“完全透明” 小特朗普自曝邮件证清白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被曝光曾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会见一名据称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的女律师。 围绕双方谈话的内容、性质和目的,自称知道内幕的美国媒体与当事人的说法却不一致,引发诸多猜测与质疑。

  小特朗普11日出人意料地在社交媒体上全文公开与这次会面有关的多封电子邮件,声称这样做是为了“完全透明”。 不过,公开的邮件内容又牵出更多疑点,让真相更加扑朔迷离。

  【爆点很多】  这些邮件往来于小特朗普和一个名为罗布·戈德斯通的英国人之间。 戈德斯通曾是一名小报记者,现在的工作是娱乐圈经纪人和音乐宣传公关,他经营的艺人主要是俄罗斯富二代明星叶明·阿加拉罗夫,后者的父亲是莫斯科一名房地产大鳄,与特朗普家族有过生意往来。

特朗普还友情出演过阿加拉罗夫的一个音乐短片(MV)。   戈德斯通在去年6月3日发给小特朗普的一封邮件中写道,“俄罗斯皇家检察官”告诉阿加拉罗夫的父亲,俄罗斯愿意向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提供一份关于特朗普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材料,以助特朗普一臂之力。   美联社报道,“皇家检察官”是英国人的说法,相当于俄罗斯总检察长。

按照字面理解,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也介入其中。

柴卡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心腹,由后者钦点出任总检察长。 对于这一猜测,柴卡和俄罗斯方面尚未回应。

戈德斯通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辩解说,“皇家检察官”不是指柴卡,而是指后来与小特朗普会面的女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

  戈德斯通在邮件中说,这些“非常高级别和敏感的情报”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先生的支持的一部分”,“会对你的父亲很有用”。

  小特朗普回复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求之不得。

”两人在随后几天的邮件往来中不停地在敲定获取这份黑资料的方式和时间。 小特朗普原本希望通过电话交流,但对方要求面谈。 戈德斯通在邮件中说,他会安排俄罗斯“政府律师”与小特朗普见面。 小特朗普回复说,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竞选团队时任主管保罗·马纳福特可能也会出席会谈。   【越描越黑?】  几天后,小特朗普在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会见了俄罗斯律师维塞里尼茨卡娅。

双方到底谈了什么?维塞里尼茨卡娅究竟有没有向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希拉里的负面材料?这次会面是否为俄罗斯政府授意?这些问题是整个事件的关注点。   维塞里尼茨卡娅10日在莫斯科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今日》节目采访时称,她不是这次会面的发起人,不掌握希拉里的“黑材料”,与克里姆林宫没有关系。   维塞里尼茨卡娅说,她当时正在为美国松绑一项制裁俄罗斯方面的法案游说,但她否认是代表俄政府进行游说,称自己从未为俄政府工作。 她说,她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小特朗普会在特朗普大厦与她会面。 “我所知道的只是小特朗普愿意见我,”维塞里尼茨卡娅说。   这与戈德斯通的说法明显矛盾。

戈德斯通10日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说,维塞里尼茨卡娅声称她掌握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接受非法竞选资金的情报,她认为小特朗普可能对此感兴趣,因此通过阿加拉罗夫和戈德斯通安排了这次会面。

  小特朗普对会谈内容的说法也前后不一致。 他起初说,这是一次“简短的介绍性会面”,会谈内容主要是“允许美国家庭领养俄罗斯儿童法案的恢复”。

小特朗普后来又改口说,他事先知道女律师手里可能掌握“有助于特朗普竞选的信息”,后者在会谈中也的确告诉自己她有一些希拉里的材料。

  最近一次采访中,小特朗普又换了说法。 他说,他当时以为能从女律师口中知道一些关于希拉里的情报,这属于对“政治对手的调查”,女律师没有向他提供任何信息,也不代表俄罗斯政府。   小特朗普11日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特别强调,父亲对此一无所知,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因为“会面没有任何结果,没什么可说的”。   特朗普当天晚些时候通过白宫发言人发表一份声明说:“我的儿子是一个高素质的人,我赞许他的公开透明。 ”特朗普律师团队此前声明,特朗普对长子会见俄罗斯律师不知情,也没有参与会见。

  俄罗斯方面10日发表声明说,俄政府不了解这次会面,也不清楚律师是谁。 (王宏彬)(新华社专特稿)+1。